近年知识产权案呈爆发式增长

2018-03-13 11:17

    近年知识产权案呈爆发式增长。

1.jpg

 

    以深圳为例,2016年,深圳市法院全年新收知识产权案件17693件,一审审结14887件,同比分别增长29.91%和63.2%,收结案总数再创历史新高,约占全省三分之一、全国十分之一。在受理的全部案件中,著作权案件12353件(含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案件28件),专利案件1863件,商标案件1686件,技术合同案件31件,其他案件1760件。
    在此介绍2017经典知识产权侵权索赔案例,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迪。
    出来混迟早都会还,作为我们老实的一方来说,正义,从来不会缺席,他只是一直在路上,
    在《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已被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宣告无效、涉案专利权应予返还的情形下,中信博公司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就与涉案专利权返还相关的事宜,承担相应的协助、通知义务。在涉案专利权返还睿基公司前,中信博公司负有妥善维护涉案专利的善良义务,而其未尽妥善注意义务,对涉案专利权因未缴费而被提前终止存在明显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以下为裁决书部分原文。
****************************

案号:

一审:(2014)苏中知民初字第00460号

二审:(2016)苏民终491号


二审合议庭:

施国伟 张晓阳 顾正义


裁判观点:

在《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已被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宣告无效、涉案专利权应予返还的情形下,中信博公司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就与涉案专利权返还相关的事宜,承担相应的协助、通知义务。


在涉案专利权返还睿基公司前,中信博公司负有妥善维护涉案专利的善良义务,而其未尽妥善注意义务,对涉案专利权因未缴费而被提前终止存在明显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附:二审判决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苏民终49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昆山睿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昆山开发区中小企业园章基路189号3号房。

法定代表人:孙海涛,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栋,江苏纵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佩佩,江苏纵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信博新能源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昆山市陆家镇白杨路6号5号楼。

法定代表人:蔡浩,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志斌,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扬,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昆山睿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信博新能源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博公司)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苏中知民初字第004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16年3月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5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睿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栋、王佩佩,被上诉人中信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志斌、陈扬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睿基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其一审全部诉讼请求,并由中信博公司承担一、二审诉讼费。


事实与理由:

1、专利权人的变更应当以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著录项目变更为准,并不以《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被宣告无效而发生专利权人的变更,故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仍应当是中信博公司,缴纳专利年费的义务应当由中信博公司承担。

2、中信博公司是《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被无效的过错方,负有维护专利权的有效性和完整性的义务,即在返还专利之前缴纳专利年费使专利不至于失效的义务。在国家知识产权局通知了中信博公司专利年费缴纳不足和专利权终止需要恢复等事项的情况下,中信博公司既不按照通知履行相关义务,又不将上述情况通知睿基公司,最终导致涉案专利因未缴纳年费而失效,存在明显的主观恶意。

3、睿基公司对于涉案专利失效不存在任何过错。


中信博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睿基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

1、赔偿睿基公司专利价值及丧失专利所遭受的损失共计人民币500万元;

2、承担本案的律师代理费人民币5万元。


事实与理由:

睿基公司于2012年8月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太阳双轴跟踪支架”的外观设计专利,专利申请号为201230360367.6。中信博公司于2012年11月8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著录项目变更请求,请求将涉案专利申请人变更为中信博公司。


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2年11月19日正式发文将涉案专利申请人变更为中信博公司。


2013年11月6日,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以(2013)昆知民初字第0142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142号判决)认定睿基公司和中信博公司之间签订的《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系中信博公司法定代表人蔡浩违反其作为睿基公司高层法定义务所签订,依法认定为无效合同,该判决已生效。


涉案专利在中信博公司名下期间,其明知专利权在不缴纳年费的情况下,会导致专利无效,却怠于履行缴纳专利年费的义务,导致专利无效且无法恢复,使睿基公司丧失了一个极具市场价值的专利,给睿基公司及整个太阳能新能源产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中信博公司一审辩称,

1、中信博公司在签订和履行《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中不存在违约或过错,该合同无效的责任应由睿基公司自行承担;

2、合同无效后恢复原状应恢复的是专利申请权,而专利申请权没有丧失,故不存在睿基公司丧失专利所受损失;

3、昆山法院确认《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合同无效的判决于2013年12月31日生效,涉案专利权利状态和缴费情况亦属公开信息,睿基公司对专利费用是否缴纳是明知的,但其却在昆山法院判决生效后怠于向中信博公司主张返还或凭生效判决自行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变更专利或交纳年费,导致涉案专利被终止,睿基公司应承担全部责任,不得就该扩大损失向中信博公司主张。请求法院依法驳回睿基公司的诉请。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睿基公司于2012年8月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第201230360367.6号、一项名称为“太阳双轴跟踪支架”的外观设计专利。2012年9月26日,睿基公司与中信博公司签订《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约定睿基公司将上述专利申请权无偿转让给中信博公司。在专利申请权人变更为中信博公司后,该专利于2013年4月10日获授权公告,专利号为第ZL201230360367.6号,专利权人为中信博公司。


2013年8月13日,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受理了睿基公司诉中信博公司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该院于2013年11月6日作出142号判决,以蔡浩同时作为合同双方法定代表人签订《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违反公司高管忠诚义务为由,判决上述《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无效。该判决已于2013年12月31日生效。


2013年9月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向中信博公司发出缴费通知书。2014年4月1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向中信博公司发出专利权终止通知书,明确:“专利权人未按缴费通知书中的规定缴纳或者缴足第2年度年费和滞纳金,根据专利法第44条的规定,该专利权于2013年8月2日终止。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89条和第90条规定,上述终止事项在专利登记薄上登记,并将在专利公报上予以公告。”该专利权终止通知书中还提示:“当事人请求恢复权利的,应当提交恢复权利请求书,说明理由,并补缴或者补足应当缴纳的年费及当年全额年费25%的滞纳金。当事人因其他正当理由延误期限而请求恢复权利的,还应当缴纳恢复权利请求费1000元。”专利权终止通知书中一并附具了费用缴纳方式说明。


涉案专利缴费信息显示中信博公司于2013年3月6日缴纳了600元第二年年费,案外人昆山康盛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11月12日缴纳了270元第二年年费。上述专利权终止通知书及专利缴费信息公众均可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查询获悉。


庭审中,睿基公司称其于2014年9月12日自行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著录项目变更,请求将专利权人从中信博公司变更为睿基公司,才发现该专利权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以逾期未缴费为由终止。遂提起涉案之诉。


一审案件审理过程中,案外人陶恩苗向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就涉案专利权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5年8月31日作出了第2688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维持该专利权有效。


涉案专利第二年年费应于2013年8月2日前缴纳,自该日起六个月,若补缴年费和滞纳金,涉案专利将不会终止,六个月届满后,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专利权终止通知书之日起,仍有两个月时间恢复专利。


一审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涉案《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系中信博公司取得涉案专利权的原因行为,现该合同已被生效判决确认无效,据此应认定自始未发生涉案专利权转让的效果。


涉案专利虽形式上在国家专利局登记的专利权人仍为中信博公司,但真实权利人自2013年12月31日昆山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起即应确定为睿基公司。同时,专利作为无形财产,区别于传统的有形财产,无法进行有形的控制和占有,系通过在国家专利局登记公示的形式向社会公众明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四条规定,专利权因其他事由发生转移的,当事人应当凭有关证明文件或者法律文书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办理专利权转移手续。睿基公司持142号判决可径行向国家专利局办理专利权人变更手续,而无需中信博公司的协助配合。


现根据查明事实,142号判决生效时涉案专利尚在存续期间,但睿基公司却未及时提出变更,直至该专利因未足额缴费被终止后才于2014年9月12日自行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权人变更。即便142号判决生效时涉案专利已处于催缴费用期间,但社会公众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均可查阅涉案专利的缴费信息、专利权终止通知书内容及外观设计专利年费、滞纳金缴纳标准等信息。


综上,一审法院认为,自2013年12月31日昆山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至2014年6月涉案专利存续最后期限这段期间,睿基公司提出专利权人变更及维持专利存续均不存在障碍,中信博公司亦未妨碍睿基公司上述行为,但睿基公司却始终不作为恢复其专利权,应认定涉案专利权的灭失系因睿基公司以不作为方式放弃所致,相应的后果亦应由其自行承担,其要求中信博公司赔偿专利价值、丧失专利损失及本案律师费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


驳回睿基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47150元,由睿基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施国伟

代理审判员 张晓阳

代理审判员 顾正义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袁雨田

 

 

善为理念

自成立以来一直秉承“善为本,诚为先”的服务理念,从客户角度出发,准确把握客户需求,严格把控服务质量,为广大客户提供高效的专业化服务。我们本着追求极致以及精益求精的精神,不断结合时代趋势与行业特点,在专利、商标、版权等知识产权领域形成了一套高效和快速的管理体系和服务模式,快速精准地解决客户在知识产权领域的问题。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7,善为知识产权代理(深圳)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076043号